说起中国女排,始终绕不开“女排五连冠”和郎平,可是五连霸伟业之后的一二十年间,中国女排持续低迷,一蹶不振。这时候,一个福建男人站了起来,他在所有人的质疑和辱骂中再次成就了新的“五连冠”,他被誉为女排中兴时期的“功勋教练”,他叫陈忠和。

  陈忠和,1957年10月2日(中秋节)出生于福建省漳州市龙海区,身高177cm,毕业于上海体育学院。

  他的父亲是石码整条街道公认的忠厚人。他给大儿子取名平和,最小的儿子取名忠和,因为闽南老百姓都相信忠义是为人之本,和平是立身之基。闽南人习惯在名字中加上“阿”或“仔”字,所以陈忠和的小名叫“忠仔”。

  陈父有4个孩子,两男两女,陈忠和是最小的一个,加上他从小俊秀可爱,是全家人的心肝宝贝,甚至到10岁时仍喜欢赖在母亲背上。

  陈忠和与排球的结缘种子是父亲播下的。他14岁那年,喜爱体育的父亲送他进入中学的排球队。之后,父亲只要有空就去看他,每场比赛,父亲也都兴奋地赶来观看。

  父亲鼓励他好好打球,将来为国争光。说来也怪,自从摸上排球之后,陈忠和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,再也不淘气了,好像所有的精神气儿全都集中到排球上了。他后来果然进了市体校、省青年队。

  1977年下半年,高中毕业的陈忠和上山下乡了,他到离龙海市区13公里处的东园公社秋租农场当了知青,就在下乡第二年的冬天,被任命为中国女排主教练。

  那时候,率领新组建的中国女排开赴漳州基地集训,有一次听人说,在秋租农场有一个“个头挺高、球打得挺好”的陈忠和。抽空见了他,还看了他的球赛(女排五连冠后,全国掀起排球运动高峰,各地都有排球队),于是说:“可以让这小子到省队里练练看”。于是,陈忠和被推荐到福建省体工大队工作,后任福建省队的男排运动员。

  虽然177cm在“乡下”很高,但是到了省队,陈忠和的身高并不占优势,队中地位也很“尴尬”,于是暗暗考取了排球教练。

  1979年,22岁的陈忠和从福建省队退下来,此时他刚刚考上一级裁判,在正准备向国际裁判冲击时,“伯乐”从北京打来了电话:借调他赴京任女排陪打教练。

  能为家喻户晓的中国女排“效力”,全家人都为他高兴。但是,这个陪练“工期”仅有45天,之后留任与否完全看陈忠和的水平,达不到要求就“卷铺盖走人”。

  在北京呆了45天之后,陈忠和忐忑不安,正准备收拾行囊、悄然回家,不料说:“小陈,你太出色了,得留下你。干不干?”陈忠和大喜过望:“干!”

  这样一来,我们的“小陈教练”就得以留了下来,这也促使他结缘中国女排30多年!但是,在队中,主教练已经非常严厉了,又来了个“小陈教练”加餐训练,这下女排姑娘们不干了,纷纷想方设法地去“整蛊”他。

  那时候,“乡下娃”陈忠和十分腼腆、不善言辞,每每遇到花样百出的“调戏”与“整蛊”,总是红着脸地谦让着,这倒是把福建人“和气生财”的精髓发扬光大了。

  姑娘们得寸进尺!每当收到的“教诲”后,都把气撒在了老实巴交的小陈教练身上,比如在训练完后,大家不是藏起他的衣服、就是一拥上前,扯起他的胳膊腿把他往地上扔(郎平比他高7公分,经常带头“搞”他)。

  久而久之,大家才发现,这个小陈教练不简单。虽然说“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来”,但是他的训练方法很有一套,经常把日本、美国、古巴的主攻手技术跟大家一起演练,收到了很好的效果,也获得了的赞许。

  更厉害的是,陈忠和与一起,一个唱白脸、一个唱红脸,挨了的骂后,经常是迎来了陈忠和的“笑脸”,以至于姑娘们越来越喜欢这个小陈教练了,而且还给他取了个外号“女教练”。

  陈忠和年轻、帅气,人有随和,谦谦君子一枚,姑娘们都爱跟他开玩笑,除了队内的日常训练,有些“私密”的活动也会叫他参加。有一次,姑娘们做一个“人贴人”的游戏,硬要拉陈忠和参与。

  在做这个游戏时,每队最后一个人要跑到最前面,并紧紧地贴住身后的人才能得分,陈忠和跑到了前面却不敢往后紧贴,倒是后面的姑娘紧紧地抱住了他,闹得他“唰”地一下红了脸……姑娘们于是哈哈大笑:“小陈教练,你是女的你知不知道!”他只好红着脸答:“知道知道,我是……是女的。”

  其实,陈忠和在来国家队前的1977年就结了婚,只是姑娘们不知道而已。这也可以看出,陈忠和是一个保守、谦和的正人君子,同时也是很聪明、有头脑的一个人:只要成绩能上来,受点“欺负”又算啥?

  在做女排陪练的时光里,他刚好见证了姑娘们的“五连冠”霸业,这为他日后成为女排主教练奠定了坚实的基础。

  1980年,就在他去国家女排当陪练的第二年,哥哥车祸身亡,留下了大嫂和他们的3个儿子,只有23岁的陈忠和成了家里唯一的支柱。可是工作性质决定了陈忠和没有多少时间可以留给家人,于是妻子便成了帮他负担一切的人。

  陈忠和的前妻叫王莉莉,是福建省的女排队员。两人于1973年一见钟情,并基于相同的爱好和共同的革命友谊,他们相恋了,只是羞于互相表白。直到1977年,陈忠和所在的省队取得全国冠军,王莉莉向他祝贺,也终于鼓足勇气向他表白了爱情。

  婚后的生活很甜蜜,丈夫陈忠和“荣升”国家女排陪练,辅佐,自己毫无怨言地照顾一家老小,并抽空协助福建省队。婚后三年,他们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,取名陈珑。

  1991年年底,陈忠和休假回到福建老家。临归队的前夜,可爱的女儿睡熟后,王莉莉叹了口气,对丈夫说:“女儿都快3岁了,老跟我说要去北京……”说着,泪水流淌下来。陈忠和说:“真对不起你和孩子。这样吧,今年放春节假我回来接你娘俩,咱们好好过个团圆年!”

  谁也想不到,就在陈忠和走后不到一个月,离春节只有几天的1992年1月20日,王莉莉去厦门出差。火车到站后,她刚走下车厢门竟被另一 辆飞快驶来的火车勾住了背包,将她卷进了车轮下……

  噩耗传来,国家女排领队陈招娣陪陈忠和赶回福建处理丧事。望着妻子的遗像,陈忠和痛哭失声,他紧紧搂着3岁的女儿,对妻子说:“莉莉,咱们不是说好了全家一起到北京过年的吗?你没有等我们,你扔下我和珑珑……”

  此时,女排正在准备进军巴塞罗那奥运会,陈忠和不得不扔下才3岁的女儿去备战。这一走,女儿就如同孤儿……

  福无双至,祸不单行。4年之后,常年多病的母亲也瘫痪了。此时的陈忠和忙于各种比赛,无暇顾及,只好让大姐来照顾母亲。虽然母亲有点糊涂了,但是只要在电视上看到女排直播时,都会直勾勾地盯着看,硬是要看到自己儿子的身影,才安心地睡去。

  谁料,母亲瘫痪后,又一个沉重的打击接踵而至:父亲因脑溢血去世了。此时正值2000年悉尼奥运会期间,这一切,陈忠和只是默默承受,痛在心里。

  接连的打击,让陈忠和迅速从一个青年人变成了沉默寡言的“老头”,他的带队成绩虽然越来越好,但是声音越来越苍老,人也日渐憔悴了起来。这让一个善良的女孩心里不是滋味,她叫李东红。

  李东红,1968年在云南出生,身高181厘米,在福建女排中司职副攻,当时陈忠和是省队的教练。一个是队中漂亮的队花,一个是帅气有为的年轻教头,但是两人一直是普通的师生关系。

  一个偶然的机会,李东红从昔日队友那里得知,教练陈忠和的妻子两年前因车祸离世,他的日子过得异常清苦,这让一直敬佩(或者是暗恋)他的李东红心疼不已。

  于是,她在一个周末的黄昏,第一次走进陈忠和的宿舍,她看到了一桌没洗的碗筷和一堆脏衣服,还有训练归来、累瘫在沙发上的陈忠和。善良的姑娘哭了,她悄悄地收拾了几个小时,又悄然离开了。

  此后每到周末,李东红都会去帮他清理房间、打扫卫生,顺便再做几道可口的饭菜。陈忠和也不傻,他知道爱情之帆正向他张开……可是自己事业未成、家庭破败、年龄又大了11岁,还带着“拖油瓶”,人家姑娘风华正茂、年轻漂亮,就是社会上的风言风语也会打垮他们。

  于是,他打算退缩。 一次,姑娘收拾好房间正要出门去买菜,陈忠和拦住她:“小李,谢谢了!我真的很感谢你,但请你以后别……”“为什么?”“别人有闲话啊,这样对你不公平。”

  陈忠和无可奈何,这样都几年了,姑娘还在等自己,难道还继续逃避吗?这个向来温文尔雅的福建男人,突然爆发出了“刚”的一面:行!

  1993年的清明节,李东红陪陈忠和父女来到王莉莉的墓前。看到陈忠和搂着女儿伤心地站在前妻墓前,李东红再次被深深感动了:这样有情义的好男人,生活不该如此孤苦。她对着墓碑暗暗发誓:大姐,您安息吧,我会照顾好他们的。

  但是,作为“未来的后妈”,李东红清楚来自陈珑的排斥:买的玩具不要、零食被扔掉、充满仇视的眼神……期间李东红受了多少委屈,谁又会知道呢?

  好在,在李东红无微不至的关怀和呵护下,陈珑慢慢地接受了李东红,几岁的孩子谁会嫌弃“母爱”啊。何况,重情重义的后妈和父亲陈忠和,依然视前妻王莉莉的父母为家人,每当过年也一定会去看望他们。

  但是,更大的阻力来源于自己的娘家人,李东红的父母强烈反对这门婚事。这位痴情的云南姑娘,犹如铁了心的“蓝凤凰”,为了心上人居然跟父母冷战了半年多。终于,父母也被感动了,同意了这门婚事。

  1995年元旦,陈忠和与李东红结婚了。7月,郎平出任国家女排主教练,邀请陈忠和出任助理教练。此时,李东红已经有了身孕。

  为了让丈夫放心去北京,她瞒着他悄悄去做了人工流产。她已经27岁,其实她多么渴望做母亲啊。术后,她躺在床上,在陈忠和再三追问下,她才说出实情。

  望着心地如此善良的妻子,想到她为这个家和他付出的一切,陈忠和紧紧搂住妻子。

  后来,陈忠和和李东红有了一个宝贝儿子,可是自儿子小陈翔出生后,一直都靠李东红一个人照顾长大。在担任女排主帅的日子里,他几乎把全部精力都放到女排身上,回家的时间太少了。每次回家看见儿子,陈忠和的第一句话就是:儿子,你又长高一截了。

  李东红更没有忘记之前的许诺,她也兑现了在陈忠前妻墓前发下的誓言:丈夫工作繁忙,天天飞来飞去,自己就主动承担起所有的家务;待陈珑如同亲生女儿,百依百顺,直到长大成人。

  2014年,女儿陈珑出嫁,陈忠和、李东红夫妇亲自操办,还对女婿诸多嘱咐,希望他善待自己的女儿。感受着父亲、后妈满满的爱意,陈珑的泪水控制不住地流了下来……

  2001年2月3日,44岁的陈忠和终于成为中国女排主教练。人们说他“多年的媳妇熬成了婆”。此时,中国女排丢失冠军奖杯已有漫长的15年了。

  15年里,他辅佐了八届主教练,也经历了历次伤感而惨痛的失败。那是几代球员呕心沥血的梦啊!破碎连着破碎……时间啊,真的太漫长了。

  然而,只有他最熟悉和了解这支队伍。他从22岁起就与女排一起,早已融为一体!所以他刚一上任,在全国才刚刚知道他任主教练名字的时候,一些记者悄声议论着“他能率队应付国际大赛吗?”

  然而,当时的排管中心主任徐利却坚定陈忠和是最佳主帅人选,2003年女排世界杯和2004年雅典奥运中国女排能否重返巅峰,徐主任将宝全部压在陈忠和一个人身上,他相信自己不会看走眼。

  石破天惊!陈忠和上任之初,就下出了一步最绝最险的棋——球队大换血,扶更多的年轻队员上马。如放弃被称为当时国内最好的二传手诸蕴颖、邱爱华等老将,起用冯坤、杨昊、赵蕊蕊、刘亚男等小将。

  看起来和颜悦色的陈忠和对于选人用人方面,可谓是霹雳手段,也绝对自信。当时互联网没有如今这么发达,很多人写信骂他,各大报纸都批评他刚愎自用。哪有刚上任就如此杀伐,将自己逼上死路的?

  陈忠和顾不了这些,开弓没有回头箭。他的另一步棋是,恢复女排的“草棚精神”,如同当年的魔鬼大松和一样,严格从难、从严、从实战出发,大运动量训练。

  2003年11月,中国姑娘终于以11场连胜的纪录,登上了世界杯冠军领奖台(日本)。距离年代久远的“五连冠”霸业,中国女排整整等待了17年!

  2004年,更大的辉煌在等待着陈忠和。雅典奥运会终,中国女排一路杀到决赛迎战俄罗斯女排,在0-2绝境中陈忠和依然指挥若定,女排姑娘们稳着心态一分一分拿下,最后奇迹般地3-2逆转,直接打哭了俄罗斯女排,也把俄罗斯“嚎叫”教练闭了嘴!

  要知道,整个比赛,作为队内“灵魂人物”的赵蕊蕊一直有伤在身,没有参赛。她当年的作用,不比现在的朱婷小。赛后,陈忠和哭了,而中国女排姑娘们却把高高地抛向了天空。

  这一幕,让陈忠和想起了24年前、刚进国家队时,被郎平一代的姑娘们“整蛊”,而时间整整过去两旬……

  有网友一针见血地指出:现在的最佳方案还是请陈忠和出山,没威望是镇不住球员的。

  郎平在执教中国女排的过程中,对二传手的培养不够成功,几乎丢掉了中国女排的看家法宝一一快攻,可以说是十足的败笔!

  新的女排主教练应当请冠军教头、善于培养新人的陈忠和出山,请冯坤担任二传教练,女排东山再起就稳了!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