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62年,通过《人民日报》社论表示,“古巴人民的革命是从七支步枪开始的。从那个时候起,在他们的字典中就没有‘屈服’这个词。”对古巴革命给予了很高的评价。

  同处社会主义阵营,古巴革命跟中国革命看似遥远,却又有那么几分相似之处。在网络问答社区,有一位网友这样形容古巴革命:

  罗斯听罢不以为然,说这个国家一百年来叛乱不止,没有任何人能够统一起来,过去如此现在如此以后永远也是如此。然而令他意想不到的是,不久古巴革命真的胜利了,新政府将一切帝国主义资本收归国有,这些黑帮长期盘踞在百姓头上吸的血终于付诸东流。罗斯那一番话让我不由得想起我们国家,确实中国过去跟古巴一样的不堪,但最终我们走向了独立富强。

  二战后,美国满世界扶持独裁政权,在中国积极支持蒋介石发动内战,在古巴的扶持对象则是军人独裁者巴蒂斯塔。在其上台后的短短几年内,古巴就有数万人被杀或遭监禁、流放,10万多人流亡他国,上百万人失业。

  1953年7月26日,卡斯特罗兄弟率领165名革命者攻打圣地亚哥德古巴市郊蒙卡达兵营,以便夺取武器武装人民,开展广泛的解放运动。双方实力太过悬殊,这次起义失败了,大多数革命者牺牲,卡斯特罗兄弟被捕入狱。攻打兵营夺取武器,成了古巴革命武装斗争的开端。从这一点看,

  1955年,卡斯特罗兄弟在一次大赦中出狱,随后流亡到墨西哥,在那里组织了一支革命军队,伺机打回古巴。在墨西哥,劳尔积极招募有志青年参加古巴革命,而正是通过劳尔,菲德尔结识了古巴革命的另一个关键人物:来自阿根廷的医生切·格瓦拉。这三人也成为了古巴革命的领导核心。

  1956年底,卡斯特罗兄弟跟格瓦拉率领82名革命者,乘坐游艇从墨西哥出发前往古巴,准备跟国内游击队里应外合发动起义。由于游艇出现偏航误点,革命军队一上岸就遭到巴蒂斯坦军队的围剿。血战三天后,卡斯特罗兄弟跟格瓦拉等12人突围,进入山区打游击。

  这样的革命过程,跟中国早期的革命历程,有着太多的相似性。事实证明,为中国革命设计的道路,在遥远的古巴,同样能够取得成功。随着卡斯特罗政权接连公布《土改宣言》、《农民土地权》等文件,在解放区没收地主土地分给农民,革命的群众基础不断扩大。到1957年底1958年初,游击队伍从最初的12人扩展到了2000人,被改编为起义军。

  起义军跟政府军相比,武器装备处于绝对劣势,根本没有任何重武器。巴蒂斯塔的政府军配备有飞机、坦克和大炮,驻关塔那摩基地的美国军队也提供飞机对起义军基地进行轰炸。起义军开展艰苦的游击战,逐步消灭敌人有生力量,终于在1958年下半年进入战略反攻阶段。最后于1959年初取得全面胜利,巴蒂斯塔慌忙逃往国外。

  1960年,古巴逐渐明确了自己的立场,转向社会主义阵营,跟中国也就有了更多的联系。当年11月17日,古巴政府二号人物格瓦拉率领经济代表团访问中国。此时的格瓦拉被称为古巴起义军中“最强劲的游击司令和游击大师”。但是他一再谦虚地说:“是游击战大师,我只是个小学生。”当他到中国后,便向周恩来提出了一个“最恳切的要求”,一定要见到主席。

  11月19日,在勤政殿接见了格瓦拉一行,周恩来、、等人参加了会见。在南美丛林里叱咤风云的格瓦拉,见到毛主席竟然也紧张得说不出话来。

  曾有报道说,菲德尔·卡斯特罗在50年代丛林游击战中,就仔细读过的《论持久战》,他还要求司令部把有关游击战和人民战争的著作印成小册子,下发到部队,让战士们学习,这些小册子被称为“来自中国的食量”。后来,卡斯特罗访问中国时称,打游击战时未读过毛主席的著作,因为西班牙文正式印刷的著作是在古巴革命胜利后。

  从中可以看出来,至少卡斯特罗跟格瓦拉是看过的著作,并从中吸取了相关经验的。在红军建立初始,就定下规矩,对待俘虏,凡是不愿意投身红军的,全部发放路费回家。这一点直接从内部瓦解敌人。当时四处抓壮丁,很多人都是被红军俘虏后放了,又被抓过去。战场上再见面时,这些人就不可能再卖力打仗了。显然,卡斯特罗兄弟跟格瓦拉领导的古巴起义军,也从中获益不少。

  在谈到巴蒂斯塔和蒋介石都受到美国保护时,说,所以美帝国主义是我们共同的敌人,是全世界共同敌人。同时也提出,如果蒋介石脱离美国回来,愿意给他官做。

  还询问格瓦拉,古巴革命成功的经验,有没有可能在拉丁美洲其他国家复制。格瓦拉的看法是,古巴的成功是趁着帝国主义的麻痹,没有集中力量对付的机会。而且美国人认为古巴不管谁执政,都不可能脱离他们的控制。如果在其他拉丁美洲革命,美国一定会派海军陆战队干涉。让人没想到的是,格瓦拉后来还是毅然决然到其他拉美国家搞革命,最后在玻利维亚的丛林中,被美国人杀害。

  菲德尔·卡斯特罗在1964年春曾将一支刻着西班牙语名字的手枪,托中国驻古巴首任大使申健赠给。令菲德尔颇为遗憾的是,尽管他和神交已久,他一生都未有缘相见。1995年,菲德尔·卡斯特罗访问中国,穿上他那件标志性的绿军装登上了长城,吃了北京烤鸭。之后他特别提出,要去瞻仰毛主席的遗容。到了毛主席纪念堂,卡斯特罗先到人民英雄纪念碑前敬献了花圈,还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。

  进入纪念堂后,卡斯特罗缓步走向毛主席的水晶棺,在前面伫立良久以一种极为尊敬、虔诚的态度默哀致敬。他跟陪同的陈锦华讲他极为敬重毛主席,说毛主席总是站在被压迫民族、被压迫人民的一边,对各国民族解放和独立运动给予了真诚无私的援助。

  那一次,卡斯特罗在中国参观了多个地方,考察中国的建设情况。在深圳时,上万群众走到街上欢迎卡斯特罗,他说他到过很多国家,经历过很多群众欢迎的场面,但从来没有碰到过像今天这样既热情、自然而又秩序井然的情况,让他十分感动。

  现场一位小伙子,大概也就20岁左右,跟在人群中非常兴奋,又蹦又跳。陈锦华问他知道被围观的是谁么?

  这个小伙子是个出租车司机,他极力称赞卡斯特罗“好样的,敢跟美国人干!”卡斯特罗在中国老百姓心目中的形象,由此可见一斑。劳尔·卡斯特罗在毛主席纪念堂意犹未尽

  外界将其和的著名论断“不管黑猫白猫,逮到老鼠就是好猫”相提并论。1997年,劳尔·卡斯特罗访问中国时到了深圳,由衷地表达对的钦佩,“深圳的发展成就证明了路线的正确性,古巴希望加入到与深圳发展经贸关系的国家行列中来。”

  在毛主席的座像前,劳尔敬献了花圈,三鞠躬致敬。随后,在陪同人员的引导下,静静地瞻仰了毛主席遗容。在纪念堂,墙上挂着中国开国领导人的画像,劳尔用手指着画中的人,一个一个准确叫出名字。劳尔对中国老一辈领导人如此熟悉,让在场的人都惊叹不已。在观看毛主席纪录片时,劳尔看到屏幕上出现老年畅游长江的镜头,连连发出惊叹。此外,

  ,不时俯身或凑近了、手扶眼镜仔细瞧上一会儿。原定参观的时间到了,劳尔还意犹未尽,走出一半又折了回来。最后,劳尔向大家表示自己“非常高兴!”。在留言册上,劳尔写下一段话:毛主席永垂不朽。你带领中国人民站起来了,从此不再受人欺侮。

  如今,劳尔·卡斯特罗不再担任古巴的最高领导人,也预示着一个时代结束了。对我们普通的中国人来说,留下的还是那句“老卡好样的,敢跟美国干!”以及老一辈古巴革命者,与中国领导人、与毛主席之间流传下来的交往故事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